一家国有企业脱离党的领导和监督达8年之久13名干部最终被处分

一家国有企业脱离党的领导和监督达8年之久13名干部最终被处分

北京市纪委相关监督检查办公室召开会议研究此案。 叶志娟照片(信息图片)

这是违反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的典型案例!

4个党组织和13名领导干部被追究责任,其中包括5名市级干部!

本案“主角”是北京龙达轻工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达控股)、北京龙达印刷包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豹集团)及其下属制版厂(以下简称制版厂)

2017年11月,北京市委检查组进入龙达控股进行检查。 不久之后,该公司的二级印刷集团及其附属制版厂进入了市政检查小组的视野。

制版厂成立于1955年,是一家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字号”国有企业。它的制版技术曾经很受欢迎。 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制版厂开始向物业管理转型。 从2000年到2007年,经过多次重组,制版厂最终成为隶属于lunda holdings旗下印刷包装集团的企业。

拒绝执行上级党组织的决定;擅自推进“改革”和实施“自治”.从2009年7月到2017年11月,制版厂已经脱离党的领导和监督8年了,就像一个“独立王国”

那么,一家国有企业是如何成为一个不能插上电源或泼水的“独立王国”的呢?第一级党组织公开反对上级的决策,但是为什么上级党委和纪委长期放任不管?

完全“自治”和建立“两个委员会”反对上级的第——号决定

党组织隶属关系的调整拉开了“独立王国”的序幕

王强,当时他是制版厂的厂长。 在从制版到物业管理的转变过程中,工厂起到了一定的主导作用。 2007年,由于对印刷包装集团党委将制版厂党支部分配给印刷包装集团下属物业公司党委的决定不满,王强开始提出以“厂务公开、民主管理、探索员工自治”为名成立所谓的“企业管理委员会”

”当时,王强是厂长,威望很高。 既然他说要改革,工厂里所有的干部职工都认为越好越好,所以当时没有人质疑。 ”制版厂副厂长马秦虹介绍道

王强不按照请示和报批程序,擅自组织企业职工会议,自行选举产生“企业管理委员会”和“企业监督委员会”。它还制定了相关的工作规定,建议管理委员会全面负责企业的经营管理,行使企业的行政权力和决策权,甚至讨论“三重一大”的决策事项 因此,“两个委员会”开始成为王强制版厂和个人“保护私人利益”的手段,以对抗上级的决定。

“根据党章和有关法律法规,国有企业党组织应当发挥引导、管理大局、保证落实的作用,履行保证和监督的职责。企业厂长行使管理职权;职工代表大会行使民主管理职权 三者相互支持,密切合作,共同努力。 但是,在制版厂,“两委”的作用完全凌驾于党组织之上,当时管理上已经有问题的迹象。 ”北京纪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但后来,当时任印度包装集团党委书记的杨魏一听到王强的口头汇报时,他并没有理会,搁置了这个问题。

”我认为,杨魏一没有及时警惕,是缺乏政治意识,没有准确确定这件事的可能发展趋势,这也导致了“两委”以后逐渐越权管理企业 ”银豹集团党委书记兼总经理邢利平遗憾地说

奇怪的现象频繁发生,完全进入无组织状态——

召回其上级任命的新厂长。大选期间,上级领导进入工厂监督,但他们甚至没有进入制版厂门口。

2009年6月底,印度包装集团党委决定免去王强制版厂厂长的职务,时任该物业公司党委书记兼经理的王谋谋兼任厂长。这个决定再次触动了制版厂相关人员的敏感神经。他们担心自己的个人利益会受到损害,而老导演王强甚至更不愿意。

2009年7月1日,在接到印度包装集团党委人事决定的第二天,王强召开“两个委员会”会议,研究免去王某董事的职务。 7月2日,制版厂召开职工会议,免去王谋谋的厂长职务。决定由“两个委员会”负责企业的日常管理。

这种公然直接的“对抗”仍然没有得到上级党组织的足够重视。

“当初关注不够,集团党委出于稳定和对混乱的恐惧,认为稳定压倒一切 事实上,党的建设没有得到重视,这是问题的根源。 ”蓝达控股的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张德华说

事情离这里很远 2016年,印度包头集团党委将进行换届选举,要求所有党支部进行换届选举。 当印刷包装集团党委书记带领员工到制版厂进行交接监督时,他甚至没有进入制版厂的大门。

这样,制版厂的党支部八年没变了。 与此同时,王强在没有任何程序的情况下,亲自提出设立临时党支部和任命党支部书记。

在此期间,脱离党的领导,进入“完全自治”的制版厂杂乱无章,经常出现奇怪的现象:“两委”的关键成员违规推迟退休;失去对业务运营和管理的控制;房地产租赁违规,合同管理混乱……”党建工作,企业管理陷入混乱 “北京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制版厂的问题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在职工中产生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破坏了党的集中统一领导。

别说了,“两个责任”的落实是无效的——

上级党委和纪委避而不谈,对长达八年的“闹剧”视而不见

制版厂的问题就像一根“刺卡在喉咙里”。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越来越严重,成为伦达控股和银豹集团两级党委和纪委不愿触及的“顽疾”。虽然两级党委和纪委的班子成员已经换了几次,但他们大多避而不谈,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早在制版厂自行撤换新厂长后,龙达控股党委就向印度包装集团党委传达了“保持稳定和冷处理”的指示,印度包装集团党委也未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在两级党委的放任下,制版厂终于进入了以原厂长王强为实际控制人的“两级党委”管理运营阶段。 经过两年多的“自治”,2011年10月,印刷包装集团党委开始第一次尝试纠正制版厂的问题,将制版厂的管理从原来的物业公司直接转移到印刷包装集团的管理,但制版厂党组织的隶属关系仍不明朗。 与此同时,印度包装集团党委通过程序解除了王某制版厂厂长的职务,提议通过民主推荐产生厂长,并建议王强为厂长候选人。 然而,王强本人拒绝了这一提议。

”当时,王强的态度是,对过去的问题必须有一个解释。首先应该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再讨论如何选举厂长和如何使厂长标准化的问题。 我向上级党委报告了情况后,就没有进一步的报告了。 ”邢利平坦率地说

面对各种混乱,伦达控股和银豹集团的两级党委和纪委一直在不断妥协。 2012年,印度包装集团党委甚至推荐王强作为党代表出席伦达举行的党代会。 2013年,王强被评为蓝达控股的杰出共产党员 2015年,印度包装集团党委出人意料地将已经废除总党支部制度的制版厂上报为总党支部制度.

“每个人都知道制版厂有问题,但是没有人会碰它 印度包装集团的两任党委委员和四任书记没有认真研究和解决这个问题。 纪律检查委员会也没有进行问责 较低的层次取决于较高层次的决策,而较高层次则取决于较低层次的具体解决方案,这导致了上推下拉的现象。 ”北京纪委监督员说道

从2011年到2017年,在市委检查要求整改之前,银豹集团党委还没有正式对制版厂厂长进行研究。厂长职位已经空缺很长时间了空。制版厂的党组织关系也处于虚拟状态。实际脱离上级党委领导的情况没有得到有效纠正。 2017年6月,印度包装集团党委制定了《关于北京制版厂恢复独立党组织建制工作预案》,并提交给龙达控股公司党委组织部。也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这些动乱严重违反了党的政治和组织纪律。上级不应照顾或处理他们。 监督责任没有落实,主要责任也没有落实。 ”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相关监督检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

2018年1月24日,在市委检查组的监督下,伦达控股党委发布了《关于制版厂相关问题整改的决定》,整改工作正式启动——

同年3月,制版厂成立了党支部临时工作组织,成立了行政管理领导小组,取缔了“两个委员会”;4月,制版厂党支部完成了换届。从5月到10月,制版厂完成了工会的换届选举,完成了行政领导团队,并与伦达控股和银豹集团的各种管理系统相连接。11月,伦达控股委托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制版厂2009年至2018年的经营管理进行专项审计.

2019年1月,北京市纪委通报并追究了银豹集团伦达控股党委、纪委、党委、纪委四个党组织的责任,处理了13名领导干部,其中5名市级干部。其中,王强被开除党籍,2人被开除党籍,4人在党内受到严重警告,3人受到训诫并被追究责任,1人受到训诫

到目前为止,这八年的闹剧已经彻底结束。 (记者郭云峰和记者唐·史圣)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shsyc.co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